霍焰祝融

沉迷阴阳师见谅

【时间海同人】谢季与王之明

*其实没什么用心的标题,就是这样。

*原作小说《时间海》,作者原晓。在此表达爱意和抛出安利w

*原晓老师写得太好了,我表达不出万分之一。

*大概是我今年最后一篇也是第一篇时间海同人(摸鱼


王之明似乎在管理局里的资历很高,偶尔我执行完任务,会去他那里喝茶。

王之明膝头立着他最为心爱的渡渡鸟,面上满是暴殄天物的意味。我在尝今年春分新制的洞庭碧螺春,入口清而微涩。我借此机会观察仓库的藏品。王之明忽然拦住我:“越王勾践的纯钧剑,不许动。”

他一个侧身又挡下我的手:“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也不许碰。”

“你那个时候不是还拿着它打打杀杀吗?”我指的是“水晶之夜”,在柏林的那个夜晚,我被谢青带走的那个夜晚。

“那时候是NO.1勒令,”王之明爱怜地擦拭,“仓库所储之物皆是遗世孤品,件件都被历代管理员视若珍宝,怎么能不经申请随意取用。”

我想指出王之明说一套做一套,话最终没有说出口。

话说回来,他的渡渡鸟依然又肥又胖,在冬天尤为适宜煨汤。我想王之明是不是和易月生一样,和果实签订了某种特殊契约,不然我也不至于在老狐狸出差时低三下四地伺候那只名叫大小姐的白猫。

还好有谢青。毕竟他除了咖啡,猫食做得尚可,大小姐在没有心仪的进口猫粮的时候,会勉为其难地下口。

正当我捧着茶杯时,我的助理却从仓库正门走了出来。他一手拎着大小姐的后颈,一手提一袋猫粮,面无表情活脱脱易月生再世:“季小姐,您未经易先生同意,把任务丢给助理后自己却到仓库喝茶,按规定应罚工资一个月。”

大小姐落在我的怀里,气急败坏地“喵”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昂首阔步,气焰嚣张。

我决定把谢青的咖啡统统倒进猫食里,后转念一想不可行,易月生这人素来狡诈,回来后必要给大小姐过秤,倘若少一斤便要克扣工资,这样一来,我自然没什么好受。

后来易月生回来,果真以执行任务不力为由克扣了喝茶钱。我不得不在谢青的眼皮底下喝了整整一个月加盐咖啡。

我要向易月生举报助理蓄意谋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