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焰祝融

沉迷阴阳师见谅

【仏英】娘塔 The First

主仏英双向单箭头暧昧向,副冷战友情向。

W学园设,附加了女子学院这个私设。

 

“柯克兰会长,这是今天的行规记录总汇。”

罗莎皱皱眉,拿起来看了几行后,慢慢读出声:“琼斯小姐和布拉金斯卡娅小姐,于昨日深夜时分,在学校三楼的卫生间里……”

“往对方身上泼水。”一本正经的副会长接下去,手指无意识地卷着一绺散在脑后的栗色头发,“请不用担心,我已经让王春燕小姐带她们去换干净衣服了,关于走光的问题可以无须考虑。”

“我强调的是纪律!”罗莎把文件夹往弗朗索瓦丝面前重重一拍,“这已经不是两位小姐第一次触犯校规了。”她清了清嗓子开始念:“上上个月,在校门口争执并产生肢体冲突,娜塔莉亚造成两人各骨折一只手,给周围学生带来了严重不良影响;前一个月,艾米莉•F•琼斯扬言要让安娜受到报复,结果准备的司康饼反而被藏进了自己的午餐热狗里……今天又是这样!”她最后一句里的怒气显而易见。

弗朗索瓦丝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位因气急而失了沉稳的学生会长。她伸出食指在罗莎鼻梁上一点,轻轻托了托那副稍稍滑下来的方框眼镜。在看见惊讶而不知所措的脸红后,弗朗索瓦丝笑着移开手,走到办公桌后面搂住她。罗莎没有反抗,头靠在弗朗索瓦丝的肩头,涨红脸却又倔强地咬紧牙。

“你在发抖,是生气吗?”她听见弗朗索瓦丝耳语,温柔地揽住自己的腰肢,像是下一刻就要邀她起舞。

罗莎摇头,说话的音量之小连她自己都在怀疑:“不,我只是觉得有点冷。”

“那就不要再这样了。”手抚摸过她的下巴,揉了揉脸,“可爱的小罗茜如果太伤心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啊。”

“波诺弗瓦——”

“叫我弗朗索瓦丝,”气流落到她们之间,带着余温。她再次重申:“请叫我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罗莎。”

仿佛这个名字,就是一种隐藏在爱里的魔咒。

“好的,”她应道,“弗朗索瓦丝,你这个情话连篇的骗子,赶紧把往我裙子下面伸的手挪开。”

副会长大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松了手。

电话突兀响起来,正陷在粉红色暧昧气氛里的两人都吓了一跳。罗莎略略有些不高兴地走过去,把正红色话筒提起来夹在耳边:“您好,这里是学生会办——您是王春燕小姐?遇到什么麻烦——等等!请再重复一遍!琼斯小姐和布拉金斯卡娅小姐,在换衣服的时候又吵起来了?啊娜塔莉亚也在那边?”

弗朗索瓦丝好像听见自己心里一声悲叹,今天攻略罗莎•柯克兰的计划21号,又被莫名其妙的事情破坏了。

还没等她叹完这一声气,学生会长就迅速下了指令:“波诺弗瓦小姐,你去把门后我的外套拿过来——别愣在那里,用最快的速度跟着我走。”

“去做什么?”问出这个问题,弗朗索瓦丝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傻。

罗莎已经戴上了袖章,毛毛躁躁地碰倒了一堆待处理文件。白笺四散空中,纷纷扬扬得像落满房间的叶。弗朗索瓦丝替她从背后披上外套,忍不住又说一句:“其实姐姐觉得,还是绿色与小罗茜最为般配。”

罗莎闻言,眼角微微翘起:“何以见得?”

“听说过郝思嘉吗?”弗朗索瓦丝换了一种语气,“眼睛和你一样,是纯粹的淡绿色。那条绿裙子,她穿得尤其漂亮。不如你哪天有空,特地试穿一下给我看看。”

“虽然觉得你像在推荐什么,但还是听取一些建议,也方便我慢慢消磨时间。”罗莎拎起桌上的珍珠小包,跑出几步又不耐烦地转回身。弗朗索瓦丝的手在诧异中被一把抓住。

“跟我走啊,弗朗索瓦丝。”

清澈又明亮的绿眼睛看着她。弗朗索瓦丝愣了一愣,莫名笑起来。罗莎不甚明白。她开口说:“时间不多了,王春燕小姐还在对面教学楼等我们——”

“嘘。”

弗朗索瓦丝侧过头,在罗莎颊上轻轻一吻。她的力度很轻,程度只是微微相贴。如果被弗朗西斯知道,恐怕要为这分矜持调侃上一个来月。弗朗索瓦丝睁开眼,余光看见罗莎的脸已经略略染上了潮红。

她主动结束了这次亲吻,打了个哈欠:“柯克兰小姐真是意外的纯情。我很喜欢你呢。”

罗莎不知道在她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弗朗索瓦丝的手心里沁出一层薄汗。

她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刻板认真脾气差的女孩子了,她们牵手,拥抱,却还没有得到一次亲吻。

这真是糟糕透了,神可不会祝福我们。弗朗索瓦丝想。

罗莎推了推眼镜,一抬头就对上了弗朗索瓦丝的目光,刚想说出的话又融化在此刻。

少顷,她定了定神:“波诺弗瓦小姐,如果只是想和英国人调情秀优越感的话,我可不约。”

“我可不是——”

她的辩驳被罗莎漫不经心地打断:“当然,如果你抱着认真的态度,我不介意在学习之余发展一下其他的感情。毕竟学生会长,不切身领会到情感的话可是很难处理学生纠纷的,你说是吗,副会长波诺弗瓦?”

“您这样想我再赞同不过。”弗朗索瓦丝回忆着唇上温软的触感,不禁莞尔一笑。

两人收拾着东西。罗莎站在门口催促:“快点,王春燕小姐该等得急了。”

弗朗索瓦丝坐在脚凳上,不紧不慢地套上高跟鞋。她系上最后一个搭扣,仰起头朝罗莎神秘一笑。

  “柯克兰会长,我有件事忘了和你说。”

  罗莎居高临下地看她。

  “您脸上的口红印,忘擦了。”

 

一个粗略的小剧场

艾米:把heroine的热狗交出来!

安娜:诶,这样子我可不会答应呢☆

劝架到生无可恋的春燕:啊你们开心就好(OS:我的天学生会长是和副会长在办公室里亲上了吗)。

一脸满足的弗朗索瓦丝:的确是这样啊。

莫名其妙生气的学生会长:我倒希望能在劝架以前先和这女人打一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