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焰祝融

沉迷阴阳师见谅

【冷战】猫与他(黑历史)

普通人设定,同居前提注意。偏米视角,大概是无差,一次冷战复健失败品

 啊一周以前写的就已经是黑历史了呢【smoke

===================

阿尔弗雷德醒了过来。

背后人用双臂将他牢牢圈在怀里。阿尔弗雷德很清楚,伊万的目的是防止他脱离控制范畴。斯拉夫人一向都喜欢把自己摆得高人一等,借此满足自己的占有欲。

和动物一样的本性,啧啧。

他的头沉沉埋在肩颈处,呼吸落在阿尔弗雷德侧脸上,微微发烫。只有到了这种时候,阿尔弗雷德才能真切感受到伊万并不是被掩埋在西伯利亚的经年积雪里,是个正拥有而并非曾经拥有温度的人。

阿尔弗雷德不讨厌拥抱。坦诚地说,热情和肢体接触一向是美国人惯用的社交手段。但伊万•布拉金斯基不同,他永远用略带嘲讽而不加掩饰的口吻讲话,把树立敌人当作一种乐趣。阿尔弗雷德暗自揣测,只有在睡梦中,伊万才能对唯一的他放下戒备。

——即使那把藏在枕头底下的手枪硌得他们每晚睡得不甚舒服,即使他和他心知肚明。

猫蹲在他们的枕头边上,伸着爪子挠床头柜上的平光眼镜玩。很巧,它和阿尔弗雷德都长着一双海水般澄澈的蓝眼睛。大概也是因此,伊万给这只猫取了个恶趣味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所以每次当他眨着紫罗兰色眼睛,笑眯眯地唤“阿尔弗”,一人一猫就会同时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望着伊万。

阿尔弗雷德不是没有想过报复手段,例如把伊万豢养的那只猫叫作“万尼亚”。但是在几番考虑过后,精明的美国人还是放弃了打算。他可不想听着自己用甜腻腻的口气叫某人的昵称,况且那只猫一天到晚只想着千方百计黏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当然是那只猫。这是阿尔弗雷德不会承认的第二点,他曾经看见过两只猫纠缠着做不可描述的事情,而且还不止一次。伊万猫扑倒阿尔弗雷德猫的时候,脸上挂着的微笑和东欧的魔王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墙的隔音效果尚佳,恐怕春情荡漾的猫叫声就足够扰得两人不得安宁。

他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三点,糟糕透了。

这么早醒来对两个人是不平常的。昨天晚上,阿尔弗雷德拉着伊万爬到房顶上——话说到这里,得庆幸屋顶没被两个人压垮。由于新搬了家的缘故,这里没有天文望远镜,更不用提其他观测设备。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欠,盘腿坐下,抱着冰可乐借取那一丝丝凉意。

伊万没带伏特加,或者是他没有爬下去再取的心情。阿尔弗雷德啜着吸管,口齿不清:“嘿,伊万?能和我玩个游戏吗?”

他看见伊万微微皱起了眉,心里大概在嘲笑他的幼稚。不过没有当场讲出来,至少说明这个俄罗斯人还有些头脑,不至于引起一段无谓的争端。接下来,伊万瞥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如果没有奇奇怪怪的要求,我当然乐意奉陪。”

他又说:“吸可乐的声音真吵。”

阿尔弗雷德搅了搅,冰块在塑料杯里晃动。他朝杯子里看了看,继续发出很大的动静。

头顶有柔软的触感。阿尔弗雷德睁开眼,伊万猫把爪子搭在他的右脸颊上,居高临下盯着他看,犹如示威。阿尔弗雷德推开它,转头看见自己的猫躺在伊万脖颈上,眯缝着眼睡得正香。

阿尔弗雷德默默转回身,确信自己还在噩梦里。

他再次打开手机,看到时间是两点半。

评论